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国际部 第一实验
               学校首页      学校概况      校务公开      德育前沿      学生之窗      教师园地      教育科研      友好往来      党政工群      国际部      
您现在的位置: 上外附中 > 德育专题新闻 > 正文
“顺手”的善意——一个冬日里暖心的故事
作者:德育处 学记团 陈彦蹊…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344    更新时间:2016-3-31

3月,《中文自修》微信平台“魔都语文课代表”推送了一篇名为“为什么我们要培养孩子热爱文学?——从一篇感动了整个编辑部的文章说起”的文章,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这篇“推送”的主人公,是上外附中高二(4)班谈珺同学。她善良、温情、热爱文学的形象在社会上为附中赢得了好评,同时她在事后对自身的内省更让网友们看到了一个优秀的中学生形象。

 

329日中午,崔德明校长代表学校对谈珺同学的行为进行嘉奖。在面见谈珺同学时,崔德明校长说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小的事情,谈珺同学的举动在如今比较浮躁的社会更值得推广,所以很想见见流露出如此善心的谈珺同学。

崔校长亲切地说道:“自己了解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感到很温暖。行路上不带伞的人太多,擦肩而过的人太多,低头一族也太多,而真正会留意到他人的困境并主动提出帮助的人却是区区之众。”在一个高中生自我提升的年华里,不仅仅是积累知识的成长,更重要的是心灵的成长。“我们并不是对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负责,而是让那从内而外早已浸润心灵的善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他人最大的关怀,这便是做善事了。”崔校长认为,良善之举是一种隐藏在心底的恻隐之心,懂得拥有善意之关爱的青年,能使孕育着他的学校和社会都变得温馨。

时值上外附中民族魂活动周,同学们正在“寻源”之旅上不断探索。崔校长指出,谈珺同学的良善之举,正是中国人,乃至世界人内在恻隐之心的一种表现;希望同学们能心怀“顺手的善意”之想法,追寻中华礼仪之邦的源头与根基。

同时,做好事不容易,但是反省自己是否做到最好尤为难得。谈珺同学能在事后对自己的不足之处进行反省,保持善意是基础,而希望能做到更大的大善更体现出其中的难能可贵。

谈珺同学则认为,向善之心不仅仅通过良好的氛围和传播,也在于个人发掘心中向善的力量。谈珺一度说道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对生活观察细腻的她认为身边的同学们也都心怀善意。而人与人之间交往的温暖温馨之处正在日常的细节中体现。“做好人很踏实,做好人很温暖”,谈珺同学如是说道。

谈珺同学从崔校长手中接过校长手写题词的奖状,题有“文学之美,即心灵之美”。崔校长希望谈珺同学能在之后的学业道路上秉承传统的美德,向社会传播一种善良、温馨的举动并且不减对于文学的爱好,在增长知识的同时开拓眼界,丰富自己的心灵同时也给别人带来快乐。谈珺同学的顺手的善举成为今年初春的春雨一般,滋润着附中师生的心田。最后,谈珺同学将沈老先生的书籍捐赠给学校,希望能将这种精神更好传递给其他师生。

 

撰稿:初三2 陈彦蹊

高一1 黄子欣

 

 

为什么我们要培养孩子热爱文学?——从一篇感动了整个编辑部的文章说起

在筹备第29届上海市中学生作文竞赛期间,课代表听到了一则暖心的故事:寒假里,一位老人在上海最冷的、下雪的那一天,在车站等车时遇到了一位女孩,她主动提出和老人合撑一把伞。在交谈中老人了解到女孩是上外附中的高二学生,姓谈,他留下女孩的联系方式,说要送她一本自己编写的书。车来了,女孩走后,老人收到女孩的短信,说她觉得非常

这位老人是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沈龙明,他把这件事告诉了《中文自修》主编,就这样,这个故事在《中文自修》编辑部被传为了佳话。这样的故事不正符合作文竞赛一直提倡的“抒真情,写真我”吗?在辗转联系上故事的主角后,课代表邀请她把这个故事写成一篇文章。电话里女生害羞地说,这只不过是一件太普通的小事情,她做了应该做的,没有什么值得赞扬,也根本不值得写下来……若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她只觉得这些情节大概只会发生在小说里。不是只有跌宕起伏的情节,华美的辞藻,扣人心弦的结构安排才会深入人心。也许女生本人也未曾想到过,这个平凡的下雪天,也会成为日后写作的素材。谁说两点一线的生活是平淡的、不足挂齿的?课代表始终相信,生活中那些最朴素的真情也是会让人感动的,而比起文章本身更让人感动的,是女生内心的善良与温柔。正如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说的,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

 

让我们一起来读一读这篇作文:

下雪天也温暖吗?

上外附中高二谈珺

灰暗的天空中飘起了一团团的雪,这无疑是一个寒冷的傍晚。我缩在半湿的羽绒服里,撑着刚从便利店买来的伞,在路边等着公交车。与其说等,倒不如说发呆更准确一些,毕竟我已经在这个站台乘了五年的车了,人行道上的梧桐、马路中央的高架桥、脚下的方石板,都和五年前没什么两样,没有什么引起我的注意。今天又会有什么不同呢?

忽略掉扑在脸上的湿哒哒的冷风、溅在鞋面上的浑浊雪水和眼前夹杂着刺耳鸣笛声的车流,我几乎可以说是在悠闲地等车,噢不,发呆。在我第三次拿出手机看时间后,我忽然发现距离我两个石板远的地方有一位老先生也在等车,同时我意识到我“看到”他的原因:他没有撑伞。这位老先生显然和没有买伞之前的我一样不走运,想想中午的天,不查天气预报的话谁又会料到傍晚要下大雪呢?抬头看了眼新买的应急小伞,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将它分享给与之前的我一样淋雪的这位老先生。反正是为了这场雪买的伞,多一个人用才多一份价值,物尽其用再好不过了。

 “您好!也许您需要一把伞?”我走过去轻轻拍了拍老先生,又把伞移到了中间。老先生回头看向我并礼貌地点头道谢。于是我们又随口聊了聊,聊了聊车站不远处的我的学校、头顶的伞和这场不太美妙的大雪。聊着聊着,老先生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白色的小卡片递给我。我接过来看,那是一张名片。老先生——当然,通过名片我已经了解到他是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的一位老师——对我说:“这是我的名片。等你回去以后就可以通过这上面的电话联系我,到时候我会寄一本我自己的书给你的。”我向老先生道谢,而心里一瞬间只蹦出一个想法:这种电影或小说里才发生的情节原来也存在于现实中吗?我不得不承认我实在是惊讶极了,以至于一直到上车后都有点懵,尽管我敢打赌你从我脸上看不到这一点。

我等的车先来了。道别前老先生温和地笑了笑,不住地叮嘱我要记得联系他,告诉我他会寄书给我。我也向他承诺一回去就给他发短信。公交车渐渐驶离站台,站台上的老先生被远远地留在了后面。公交车上的暖气开得很足,我的心里也很暖和,拥挤的车厢、大声聊天的乘客和司机对超车的低咒声都不能影响我的好心情。回想刚才的经历,仍觉得不可思议,只因小小举手之劳而被送书,大概没多少人有这样的运气,而遇到一位如此礼貌文艺的老先生的概率,估计也不比前者高多少。在这个下雪的傍晚,我忘记了最初的烦躁与抱怨,感到很温暖。

就这样到了快下车的时候,我低头看向手中的伞,心突然往下一沉:我没有把伞留下。我的家离下车时的车站近得很、伞不贵重很普通、我没有感冒发烧是个抵抗力很好的年轻人,我为什么不把伞留给站台上的老先生呢?就算这是我买的伞,可老先生要送我的书难道就是免费的了?为什么不把伞留下呢?这些想法在我的脑中爆炸开来。我觉得自己像个吝啬鬼——这是令我生厌的一种人。我将此归咎为潜意识的自私心作祟,可这不能使我的羞愧减少几分。我只能默默祈祷老先生已经乘上了公交车,或者有其他的人把伞借给他。

回家后我拿出手机给老先生发短信,写了又删。我想说我很感谢他要送书给我、我很抱歉没有把伞留给他、我很惭愧所以不能接受他的馈赠。尴尬纠结半天终于合成一条内容完整的短信发出去,我做好收到一条敷衍客套甚至是批评的短信的准备。结果老先生竟然诚恳地再次对我的借伞表达谢意并坚持寄书给我,还说不方便的话可以写学校的地址给他。人与人交往的温暖莫过于此了。

我想起语文老师在课上曾提出的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做好人?”做好人的目的是什么?仅因为人性本善吗?当时我和老师的答案一样:做好人很踏实。现在我还想补充一点:做好人很温暖。

 

《中文自修》主编王意如老师点评:

是我最先听到这个故事的。沈老师在与我同行时讲述了他遇到的这件平常而又不平常的事。我瞬间就被感动了,而且没来由地想:这一定是一个很文学的女孩!后来我看到了她的文章,果然!我忽然发现我的猜想是有根据的。爱文学的人才会有那么细腻的感觉,对己,也对人,所以,她才会发现这位被雪花裹挟的老人。记得沈老师告诉我,当时站台上等车的人有十来个,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伞,也只有这女孩一个人想到他。爱文学的人多半善良,所以,她才会在做了好事以后,感到的不是沾沾自喜,而是深深自责,从而形成这个温馨故事的又一个跌宕。很多人说,学生写不出好作文是因为没有生活,我一直不赞成这样的话,我坚持认为每一次呼吸都是生活,问题是你对生活的态度。谈珺同学的这篇文章,那么真实,又那么动人,也许有人会说:那是因为她遇到了这样的事。其实不是,不是她遇到了这样的事,而是她选择了去做这样的事,或者说,是她已然养成的美好心性促使她去做了这样的事。我相信,当我们用心去细细体察身边的一切时,当我们把敏锐而又善意的目光投向世界时,生活一定会给我们提供源源不断的可以写作的材料。

 

 

 

 

 

文章录入: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关于我们 | 教研通知 | 企业邮箱 | 联系我们 | ENGLISH 
     
    1964—2009 上海外国语学校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名称:上海外国语学校 备案序号:沪ICP备06029791号
    上海市虹口区中山北一路295号 电话号码: 65423105 邮编:200083
    Copyright 1953—2008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SCHOOL All rights reserved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