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音绕梁,七年不绝
2013-10-14 10:08:32

 

七年,最熟悉的乐音莫过于上下课铃声,然而我绞尽脑汁竟也想不起这至多不过七小节的旋律,只记得那三声“叮叮叮”一成不变地回响在校园里。习以为常的细节总被悄悄错过,时光不会倒走,错过的不会再回来。虽然现在才发现那铃声承载着回忆竟是如此动听,却不失为一种幸福的悔恨。

其实,我想说的不是铃声,而是每天听着它的人。犹记得那鸦雀无声的课堂,历史老师饱含真情地讲述近代中国的屈辱史,听得使我近乎落泪。难以想象这位阅尽沧桑的长者每每讲述两次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的时候,心中是怎样的矛盾。那种心如刀割,那种对民族崛起的希望流露在言语中,让听者感受到内心的煎熬,也为之动容。历史不仅仅是1895年、2亿两白银这些冷冰冰的数字,也不仅仅是邓世昌高呼“吾辈从军卫国,早置生死于度外,今日之事,有死而已!”,指挥致远舰冲向敌舰的悲壮画面。历史课孕育了我们的民族情感,也引导我们以理性的态度反思我们的国力与民族凝聚力,以古鉴今。而正当我们沉浸在思考中的时候,下课铃声也早因历史的回涌而错过了。

确实,这短短几小节不足以代表七年,对校园的回忆也不会止于课堂。那么让我再一次重温那雄赳赳气昂昂的运动员进行曲吧!走向操场的那条蜿蜒的路,我们都曾经无数次走过。那被雪染白了的杜鹃花,被秋阳斑驳了的金色珊瑚,被春风吹绿的厚实芭蕉,当然还有绯红的鸡爪槭都诉说着每天早晨的故事。

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进行曲,而是那些凝聚力迸发的时刻。就像在校运动会上,接力赛选手们挥汗如雨,拉拉队喊到嘶声力竭,只因为我们属于彼此。还记得初三民族魂短剧,超时落幕的那一刹那,我们惊愕,我们惋惜。为了重演,所有的演员都留在等候室里,期待一个完美的结局,鞠躬,落幕,最后退场。就像军训的会操,正步、齐步、跑步直到退场最后一个动作结束,大家方才舒了一口气。

或许,这运动员进行曲不够具有代表性,这七年的幸运也不仅是遇到了一群可爱的朋友。我真的想要再高唱一遍陪伴我们七年的校歌,让着一字一句来重温七年的时光。中预音乐课上,第一次全班齐齐整整地歌唱时,我们还青涩懵懂。但当它最后一次在毕业典礼上响起的时候,我们已即将分道扬镳,飞向远方。走出校门的我们,将带着求索知识的心、包容世界的胸怀,勇敢地追寻各自的梦想。

乐曲总有终结之时,铃声的余音也总会消逝。但对离开上外附中的我们,人生方才奏完奏鸣曲的第一乐章。感谢上外附中,让我在这七年中完成一次蜕变,让我拥有展望未来的自信与勇气。对于这七年,我会记得它的每一个节拍、每一个音符,因为她早已成为我最钟爱的一首乐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