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人生,演绎精彩
2016-01-06 17:37:09

  2015年12月28日星期一下午,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艺术总监、著名话剧表演艺术家吕凉先生携其夫人著名话剧表演艺术家宋亿宁,来到了上外附中多功能报告厅开展了主题为“话剧人生”的讲座。这是本学期名家讲坛的第九讲,到场的听众主要是学记团,辩论社的成员以及对话剧感兴趣的同学和家长们,大家热情高涨,在掌声中两位艺术家开始了讲座。

人生轨迹与戏紧密相连

  何为话剧人生? 对吕凉和宋亿宁老师来说,话剧是他们结缘、彼此相识的红线,决定了他们的人生目标和人生道路。
  宋亿宁老师生长在一个戏剧家庭,父母双双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父亲是一名表演教师,母亲是一名儿童剧的演员。她从小耳濡目染话剧表演艺术,几乎是在剧场的后台长大的,只要家里有演出她去就看,即使看过好几遍也丝毫不厌烦,戏里的台词她都能背出来,有时甚至还能帮台上忘词的演员提词。在读幼儿园的时候宋亿宁老师的表演天赋就逐渐展露出来了,上小学后,她接受了唱歌和朗诵的培训,并担任班级的文艺委员,当时班级里几乎所有的表演都是由她编排的。凭借着对戏剧的浓厚兴趣和过人的天赋,宋亿宁老师高中毕业后报考戏剧学院似乎是命中注定,水到渠成。
  然而对于吕凉老师来说,与话剧的结缘历程似乎更加曲折。吕梁老师的父母都是京剧票友,因此当时的八个京剧样板剧他都会唱。他小时候在一个红小兵宣传队里,有一次宣传队要演《红灯记》,出于孩子的天性,大家都特别喜欢表演,他也便兴趣盎然地演了他的第一部戏。文革期间,吕凉的爸爸被打成右派,生活非常压抑,于是他常常一个人去电影院看电影,在黑黢黢的影院里,每当看到一个特别感人的镜头,他就会不由自主地痛哭起来。每次哭完,走出影院,他都觉得心情特别舒坦,仿佛压抑在心中的苦闷都得到了宣泄和释放。年幼的他认为如果成为了一名演员,他就可以在观众面前尽情地表达自己的情感,展示自己的感受,他觉得演戏是一项非常有魅力的职业,于是他便立志报考戏剧学院,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演员。然而他演的第一个角色就使他的年幼时的希望落空了,他扮演二癞子,一个邋遢颓废的角色,当时他非常厌恶这个角色,但随着经验和阅历的增加,他渐渐地不会凭借对一个角色的好恶来判断一部作品的好坏,而是通过这部作品的整体特征来进行评判。艺术作品往往能改变人的一生。如何判断一部作品好与不好,吕凉老师列举了以下三点,首先,这部作品要满足观众感官上审美的需求和情感上的满足;其次要使观众动心,并能够随着剧情的发展和主人公的经历心情跌宕起伏;第三便要能引起观众的思考,不能只说大道理,要善于寓教于乐。

演绎话剧是一种独特的人生体验

  宋亿宁老师非常赞同演话剧是一种精神上的追求,演员们在舞台上演绎的是丰富多彩的不同人生。宋亿宁老师曾在话剧《商鞅》中扮演李亚子,她记得导演陈薪伊曾说:“演员不到四十岁演不出好戏,尤其是舞台剧演员。”在三十几年的表演经历中,宋亿宁老师认为是生活教会了她如何体味话剧,体会表演的过程。话剧演绎需要岁月的沉淀,“同学们要慢慢来,不用着急。”吕凉老师对在座的同学们说。吕凉老师曾经出演话剧,俄国作家契科夫的作品《万尼亚舅舅》,里面讲述了一个小人物万尼亚倾其一生供养一位他所敬仰的教授,结果却发现那位教授不过是个无才的庸人的故事,这个普普通通的故事包含着理想破灭后的失落并能引起观众的深层思考。这种理想破灭而生活又不得不继续的情感是复杂的,需要同学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慢慢理解。
  每当分析剧本的时候,演员们是理性的,吕凉老师常常牺牲休息的时间趴在电脑前仔细地研究剧本,而在演绎的时候他们又是感性的,宋亿宁老师说她每次一看到剧本,脑海里就会映出一个鲜活的角色,“剧本全都在脑子里,在感觉里。”吕凉老师认为对于演员来说,情感与理性只隔了一层纸,要找到这两者之间的平衡。有时一部成功的话剧需要表演上百场,演员们在每一次表演中是否感受不同?宋亿宁老师说在每一次表演中,她都能感受到观众的情感和反馈,她也会把这些收获带到后来的演出中,每一次演出都是演员对于这部作品的加深认识。
  在演出的过程中,突发状况是不可避免的,这时候考验的既是演员自身的沉着冷静和快速反应能力,又是对手搭档的救场能力。吕凉老师回忆起了当年在人民大会堂的演出,当时麦克风突然坏了,这时他的搭档就仿佛很自然地走近他,让他通过自己的麦克风发声。宋亿宁老师也分享了她这几天演出的经历: 一次幕后抢装的时候,她的裙子的拉链意外拉坏了,在粗糙的修补过后,她不得不改变临时改变原先的表演动作以避免被观众发现。在另一次演出中,同伴演员忘记将道具带下场,宋亿宁老师随机应变,在短短的时间里通过即兴的表演完美地掩盖了这个失误,赢得一致赞赏。

话剧与电影

  不同于电影的镜头和特写,话剧舞台是一个封闭的场景,话剧演员往往需要运用夸张的语言和动作才能达到相同的效果。随着时代的变迁,观众们逐渐更倾向于细腻、生活化的表演,话剧夸张的表现手法有时很难被观众接受。宋亿宁老师表示话剧在适当革新的同时将不会改变其特色,因为话剧本身是生活的升华,是一种艺术的表达方式,是一种历史的普及和传承。不同于电影的数字化传播,话剧演员与现场的观众存在着一种独特的联系,观众是话剧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前来聆听讲座的同学们中不乏将来有意向报考与戏剧有关的专业的同学们,有同学问及现在的演员以出名牟利为目的而表演的现象,宋亿宁老师说,当你真正喜欢某一项职业的时候,赚的钱多或少都是无所谓的,无论做什么事都要踏踏实实的。
  讲座过后不少同学纷纷表示收获良多,很多平时演戏看戏时的问题和困惑都得到了专业的解答;同时,这次与著名话剧表演艺术家工作坊式的亲切交流加深了同学们对于话剧表演的认知,带给了大家一次难忘的讲座体验,也让同学们从两位艺术家分享的经历中体会到了何为话剧人生。













演话剧和看话剧时的小贴士:
Q:如何在塑造人物时拿捏好尺度?
A:在运用好特定的表演技巧的同时,演员要清楚自己演的是谁,要通过对整部作品的理解来拿捏尺度。
Q: 如何在不降低音量的情况下表达不同的情感?
A: 这考验一位演员的基本功。要用到气声,肢体语言等辅助。 吕凉和宋亿宁老师当场即兴表演了“我跟你说句悄悄话”时的动作、语气和音量,且不支持同学们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使用地麦和麦克风来扩音。宋亿宁老师通过现场演绎阿加莎的作品《破镜》中的桥段来向同学们展示如何把声音拉长,拉出“抛物线”来使不同远近的观众听见。为了使前后排的观众都能有良好的观赏体验,演员表演要把控其“度”,用表演技巧来弥补话剧地域性的局限,考虑到第一排和最后一排观众的不同感受,具体问题要具体分析。
Q:遇到不喜欢的作品或是自己的作品不受喜爱怎么办?
A: 再好的作品也有不喜欢的人,不痛快就不看。不同年龄段感悟不同,老少咸宜的作品是好作品。创作人的主观意识不能过强,要用大众能接受的表示形式。制作人和观众要互相理解互相尊重。一些艺术家也办了同人剧社,制作个性化的戏,找喜欢自己风格的观众。
Q:生活在戏中好还是有表演感更好?
A:人们往往把演戏这个职业神化,神秘化了。演员在演戏时有十几秒、几十秒的忘我是正常的,但生活在戏中是不可能的。演员演戏时仍然是自己,活在戏中不是一个演员真实的体现。

撰稿:张之淳
照片:刘叶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