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国际部 第一实验
               学校首页      学校概况      校务公开      德育前沿      学生之窗      教师园地      教育科研      友好往来      党政工群      国际部      
您现在的位置: 上外附中 > 学生作品 > 正文
玛莎在学校的一天
作者:朱梦欧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230    更新时间:2011-12-8

 

  星期一早上,玛莎照例去学校上学。学校门口的机器人看守冷冰冰地发出充满金属气息的声音:“请出示学生证,并报上班级学号。”

  玛莎把学生证插进机器人身上的小口:“九年级B班,19号。”

  学校大门缓缓打开,玛莎慢慢向教学楼走去。每天早上机器人一成不变的语调让她感到厌烦。幸好他们没有把老师变成机器人,她想。

  玛莎走进教室,把作业放进电脑插口中。电脑显示她昨天英文作业正确率是96%,但数学只有70%。该死的数学,玛莎叹口气。

  第一节就是讨厌的数学课,玛莎想。其实,玛莎刚刚进中学的时候她的数学成绩一直是班里第一名,问题就出在——自从学校要求必须使用幻灯片教学后,老师的幻灯片一页一页翻得飞快,这让玛莎觉得无所适从。

  玛莎正发着呆,哈里森小姐已经走进了教室。她照例打开了她那个手掌般大小的电脑:“同学们,今天我们来讲一下矩阵变换。先复习一下昨天的内容。来,玛莎,你起来说一下,矩阵是怎么相乘的?矩阵在满足什么条件的情况下才能相乘?”

  “第一个矩阵的列数等于第二个矩阵的行数……”玛莎有些木讷地回答着问题。

  “你都懂啊,那为什么昨天作业的正确率那么低?”玛莎没吭声。学生作业的正确率老师一早打开电脑就可以知道。

  “玛莎,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希望你一有问题就来找我,好吗?”哈里森小姐接着说,“今天我们上利用矩阵变换解线性方程组。”

  幻灯片再次飞快地一页页闪过。玛莎觉得晕,她于是举起手来:“老师,你切换得太快了。”

  “好吧,”哈里森小姐耸耸肩,“我会注意的。首先,今天的第一个要点……”

  数学课结束后是科学课。今天的科学课要到实验室去上,老师要做叶绿素层析实验。

  实验室是玛莎最喜爱的地方,因为这几乎是全校唯一一个没有被电子信息技术完全覆盖的地方。除了专用的DIS实验室之外,传统的实验室还是保留了最经典的陈设。玛莎和同学们戴好护目镜,看着老师用丙酮把叶绿素从菠菜叶子中提取出来。然后学着老师的样子,少量多次地把丙酮加到研钵里,再加碳酸钙和石英粉,不停地捣。玛莎喜欢实验课,她喜欢自己动手做些事情。

  之后是两节连着上的英语课。玛莎和同学们走进语音室,戴上耳机,打开专用的软件,开始背诵昨天要求背的课文。电脑把大家的声音录进去。

  同学们把软件切换到专业模式,点开自由练习打发时间。半小时之后,克拉莫太太终于出现了:“孩子们,你们把昨天要背的课文录进去了吗?我来听听看,嗯……很好,今天我们来讲讲语法,大家点开软件的‘授课模式’,看看第二课。要点都在电脑上啦。”

  上午的课程终于结束,玛莎匆匆吃完午饭,就赶回教室,她要赶快从校园网上下载今天的英文和数学作业,如果现在不下载,一会儿大家都吃完饭回到教室,下载通道就会非常拥挤,把网速搞得比蜗牛爬还慢。

  下午的两节课是选修,玛莎选了西欧艺术史和哲学。她来到弗兰克先生的画室里等着艺术史课的开始。

  弗兰克先生是一个守旧的人,和其他美术老师不一样,他的画室里没有电子作画仪,但有古老的油画架子和画布。玛莎喜欢闻画布的气味。弗兰克先生谈起新的电子作画技术,总要愤怒地拍桌子:“这么下去,就再也出不了达芬奇啦!不像话!不像话!”

  其实玛莎并不知道为什么弗兰克先生那么崇拜达芬奇,她不明白,达芬奇画的那个微笑着的穿着黑长袍的女人,究竟和美术老师们在电子作画仪上三笔两笔画出来的形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但比起其他美术老师画室的陈设,她更喜欢弗兰克先生的画室,虽然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进来,弗兰克先生等人来得差不多,就开始上课。他是学校里为数不多的不用幻灯片而是在黑板上写板书的老师,玛莎喜欢看着黑板的感觉,因为这样更像是在上课。弗兰克先生谈到文艺复兴,又一次不可避免地谈到达芬奇:“达芬奇的画作,让欧洲人重新发现了人的存在。人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而不是神。文艺复兴的过程,就是欧洲人重新找回人性的过程。”

  玛莎忽然觉得,她,她的同学,她的老师,正在把文艺复兴中找回来的人性逐渐丢掉。她觉得这个想法有些可怕,便不再想下去了。

  上完了艺术史和哲学后,放学的铃声准时响起。玛莎又去了一次机房,拷贝了下午两门课的作业,然后背起书包回家去。

  门口的机器人还是有着一成不变的语调:“请出示学生证,并报上班级和学号。”

  玛莎再次把学生证插入机器:“九年级B班,19号。”

  “今天你没有迟到也没有早退。本学期迟到记录共1次,早退记录共0次,病休1天。”

  玛莎收回学生证。她想起小时候和父亲讲起上学的事情,父亲会告诉她他小时候上学的有趣经历。门口没有机器人,只有和蔼可亲的门卫大叔,有时候门卫大叔不知道进门的是不是学校的学生,就会进行盘问。

  “他问的可都是哲学上的终极问题啊!”爸爸笑着说,“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呵呵呵……”

  玛莎走出校门,看见爸爸的太阳能跑车已等在那里,就匆匆跑过去。

  “学校都还好吗?”

  “还不错。”

  (本文刊登时略有删节)
 

 

 

写作后记:

大家好,我是上外附中高三年级的朱梦欧。很荣幸可以和大家分享我对这次竞赛主题的理解和我的作文构思。

随着科技的迅速发展,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各类新技术不可避免地进入我们的生活,它们在给我们带来方便的同时,也同时带来了一些问题。随着新的科学技术手段被学校广泛应用,有的人觉得高科技的教育一定程度上对教学效果产生了负面效果。高科技使得人机对话逐渐代替人与人之间的直接沟通,从而使学校里的师生之间沟通不再直接。带着对这种问题的关注,我在这篇作文里,构思了一所几十年之后的高科技学校,并关注了一个普通女生在这个学校里所度过的一天。在这里,除了实验技能操作课和艺术史之外的所有课程都通过计算机技术教授。传统的板书几乎在学校里消失,老师通过幻灯片完成教学,而批改作业的任务则直接由计算机完成。

高度信息化的教学,使得这所学校里几乎没有直接的师生对话。于是,就发生了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通过计算机,老师只能够知道学生作业的正确率,却不知道他们到底错在哪儿,于是乎不能帮助学生对症下药解决问题;英语课上,同学们把老师要求背诵的课文录进语音室的电脑,让老师进教室之后抽查,结果有的同学趁老师不在作弊,直接拿出课本大声朗读,最后反被老师错当成背得最熟练的同学,受到表扬。校门口再也没有门卫大叔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冷冰冰的机器人,通过识别学生证和教师证为老师同学考勤。学校的生活变得单调乏味,同学们学习的效率也难以提高。

在这个故事中涉及到的各种技术,离我们并不是太遥远——幻灯片和语音室信息系统等技术已经在许多学校普及,并越来越多地运用到我们的学习生活当中来。但是如果不能良好地运用这些技术,那么故事里这些糟糕的画面总有一天会变成事实。教育,育的是人。如果将灵活的教育完全托付给没有生命力的机器,我们又要如何培养出多元发展、有血有肉的人呢?

在故事的最后,主人公在一堂西方艺术史课上听老师讲起了很多年以前的文艺复兴。老师说,西方人通过文艺复兴找到了人性的光辉,使“人”再次变为了艺术、文化和生活的主题。可是她却忽然觉得,她的老师和同学们正在这种奇怪的学习生活当中,逐渐把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人性丢掉。她觉得这个想法有些可怕,便不再这么想下去,而是继续专心听课了。

她可以选择不这么想下去,但是科技和教育的相互结合,却不会就此停止。如果科技融入了教育,却带走了人与人之间珍贵的交流,带走了师生之间的相互理解,带走了培养人文素养的机会,那么这样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一些呢?

育人,是教育永恒的主题。科技,是二十一世纪蓬勃发展的象征。如何让科技和育人相辅相成,有机结合,也许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认真思考的问题。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关于我们 | 教研通知 | 企业邮箱 | 联系我们 | ENGLISH 
     
    1964—2009 上海外国语学校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名称:上海外国语学校 备案序号:沪ICP备06029791号
    上海市虹口区中山北一路295号 电话号码: 65423105 邮编:200083
    Copyright 1953—2008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SCHOOL All rights reserved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