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国际部 第一实验
               学校首页      学校概况      校务公开      德育前沿      学生之窗      教师园地      教育科研      友好往来      党政工群      国际部      
您现在的位置: 上外附中 > 主页天地 > 正文
做客枫叶的国度——小记在加拿大的参观与访问
作者:Angel    文章来源:0    点击数:9055    更新时间:2005-6-9

      回国早已些许时日,繁重的学业中少有机会能重温在海外度过的那段日子。现在说是要写些东西,算是回顾,才突然记得去追忆在那个枫叶翩翩的国度里悄然拥有过的一点一滴。

  要是像写日记那样地记录下两周的行程,难免会成为“流水帐”,无庸质疑,也没有人会感兴趣。我就来谈谈在加拿大我们所经历的三次接待吧。(想必其他的景点访问早已有同行者细细道来过了。)

  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多伦多地区(包括多伦多和密西加沙两大市),我们全团师生总共接受过三次接待。第一次是前去安大略省的省政府议会办公厅参观访问,另两次分别是来自当地华人教育协会机构以及我们拜访的该校的校董事会的邀请。

   抵达多伦多的第三天,也就是当地时间5月5日,我们参观了省办公厅。那是临近下午时分了,我们刚游览了维多利亚女王公园,仍沉浸在美妙的自然景色之中,一座古色古香的如城堡般的褐色建筑就赫然矗立在了眼前——这就是整个安大略省的省办公厅了。据当地学校的老师介绍说,这的确是座颇为古老的建筑物,迄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是当地最为古老的建筑之一。“当然无法同中国的历史文物相提并论!”有位幽默的外国教师补充了一句。我以为呢,加拿大国家的历史也不过几百年,但是在当地,凡是稍稍“上了点儿年纪”的建筑物是别的什么有价值的文物,都会受到最精心的保护。这一点,我们国内许多地区都是不及的。这么说绝非崇洋媚外,而是我们确实应该向西方某些国家学习一下这种珍视文化遗产的精神。

  议会厅内部也保留有复古的十九世纪的气息:建筑雕刻精美绝伦,有关旧时宫廷的壁画足可以假乱真,还有历届的省长油画像一一地悬挂于回廊的两侧。底楼大厅被设计成了一个小型的博物馆,除有特殊情况接待贵宾外(我们应该算是这一级别的吧?J),每月还会定期向市民开放。记得在参观博物馆的过程中,有一柱涵有类似恐龙趾骨化石的大理石切面柱曾一度引起大伙儿的兴趣。

  之后,我们被一位在此地工作的华人向导引领入了一间小型的模拟议会厅。据介绍,这间屋子是专门为当地的一些前来实习的学生准备的。我个人以为,就当地的学制特征看来,加拿大的“素质教育”还是很到位的:他们自小就十分注重综合素质和实践能力的培养,这一点尤其可以在许多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中体现。同时,更难能可贵的是,除学校、家庭等相关方面给予支持和鼓励外,社会的方方面面甚至连政府的上上下下也给予了很大的配合和帮助。(至少我们出访的这个西方天主教教区的学校是如上的这种情况。)譬如说,模拟议会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占地不大的议会室按正规的议会厅同等比例缩小,不仅“做工”精妙,而且,由于四周墙上,甚至天顶上布置有室内宫廷环境的壁画,整体气氛也相当肃穆、神圣。由当地各大高校选拔推荐的一批人数固定的学生应邀被政府正式录用为议会厅内部工作人员,每半年为一期定期更新。他们按正式员工的时间上班,但并没有薪水可领——因为这是一种难得的实践机会,所以是义务的。平时工作日,倘若议会厅没有安排“辩论”,实习生们就在“小型议事厅”中模仿各大党派议员,就国际、国内、社会热点问题开展讨论和辩论。如若正式议会厅启用,他们就必须再议会厅内数小时地工作,伴随会议进程,直至结束。事实证明,起用几率还是很高的,这也就意味着实习者的工作量还是挺大的。期间,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担当一种叫Pager的职务,中文翻译过来就是“会议意向条传递员”。果然,我们在后来旁听的辩论中就看见四、五名年轻的Pagers。我之所以观察如此详细又格外感兴趣,是因为总觉得此项目同我们学校刚刚兴起,如火如荼进行着的“模拟联合国”的活动颇为相似。由此可见,我校的办学质量在某些方面已与世界接轨。

  随后我们便被允许进入了正式的会议大厅,正巧,场内正在进行一场辩论。进入大厅内的安检可谓严格至极,连在国际机场里也没见识过。除了逐一扫描、检查之外,随身物品一律留在外头,外套不能穿戴进入。当然,所有的电子产品都被拒之门外(包括在加拿大境内无效的中国手机)。  推开厚重的包金大门,体会到了那么一点儿富丽堂皇的味道:会场内铺设着红地毯,数排桌椅按党派席位顺序俨然摆放,大厅西侧尽头是几位大会秘书,东侧是硕大的主席台。加拿大的政党体制以三大党派为支柱:自由民主党、工党和绿党。主持会议的主席由三大党派议员轮流担任,必须做到公平、公正和民主。位于一层的会议大厅一般是不得轻易进入的,作为会议旁听者,我们坐在二层的旁听席远远观望。而且,旁听时不得看书、说话、打哈欠、东张西望、依靠栏杆;必须坐姿端正地、聚精会神地投入“角色”中去。这些似乎都比中国的法庭的规矩还要严,也难怪乎我们团的不少成员“一不小心”便受到了庭警善意的提醒。

  可能是由于我们观摩到的是一场非正式的辩论,在发言者论述观点时,有其他党派持不同观点的意愿频频打断,甚至时有争执。听我们带队的那位外国教师说,前一天,议员们就当地的财政支出及地方性经济问题展开过辩论,他就在现场观摩。“昨天的那场才叫精彩呢!”那老师说,“一说到有关‘钱’的问题,大家显然都更为激动,气氛很紧张,场面也更为的戏剧化。不少议员纷纷扯开嗓门大吵大闹,更有甚者互相指着鼻子大骂。这样的场面持续了近一个多小时。”初听很咋舌,后又听说这样的情况其实并不稀奇,是有发生。而每日议员们所争吵的议题当天会很及时地出现在报纸头条,自然早已成为每一位当地公民津津乐道、乐此不疲的话题了。由此听来更觉新鲜,但细细想来,可以说是稀奇但并不古怪,可能可以这样理解吧:在许多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谓的“民主自由”之下原来也是有小小的混乱的。于是乎感叹今天算是终于看到了政治的本质了!

  不过显然我们亲眼所见的这场辩论较之前一天的要文明的多了,在近三刻钟的时间里,只见着一位好像是在野党的议员在阐述他的不同于执政党的反面观点。这位议员先生也真是厉害,就一个话题能够脱稿讲演近45分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且中气十足,语调高亢,语速竟也奇快无比,其间只有一位在野小党的议员反对了一下。这真的着实让人佩服!在他如疾风骤雨、竹筒倒豆子般的陈词之下,我自觉得听力能力不济,抬头看了一下屏幕上的同步字幕,才搞清楚议员先生正在谈论“当地公民对于政府的信任程度以及公众舆论对于政府制定政策的约束力和导向性”这样一个话题。

  踏出这座如宫殿城堡般的议会庭之后,再次享受下午三四点钟阳光的沐浴,只觉着有点目眩。伸个懒腰,深呼吸一下,感到了这次造访的价值:这的确是一次不同寻常的经历,以非仅仅用“令人难忘”这四个字来形容的了的。平日里颇具神秘感的政府部门,尤其是重要地域,已变得亲近了不少。在了解了许多令人感兴趣的、“不为人知的秘密”之后,也深感当一名政府官员的不易。

  无论如何,能有此机会去接触异国的政治、金融和文化,总是不错的!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关于我们 | 教研通知 | 企业邮箱 | 联系我们 | ENGLISH 
     
    1964—2009 上海外国语学校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名称:上海外国语学校 备案序号:沪ICP备06029791号
    上海市虹口区中山北一路295号 电话号码: 65423105 邮编:200083
    Copyright 1953—2008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SCHOOL All rights reserved
     
    s